大佬“呼救”!倡议员工亲属增持,其背景不一般,曾是徐翔案涉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25 22:47

大佬“呼救”!倡议员工亲属增持,其背景不一般,曾是徐翔案涉事高管

2018-10-25 21:05来源:e公司技术/公司/徐翔

原标题:大佬“呼救”!倡议员工亲属增持,其背景不一般,曾是徐翔案涉事高管

资本市场的魅力在于,有人可以依靠炫目的财技赚得盆满钵满,有人可以不花毫厘力挽狂澜,在资本玩家们翻转腾挪的空间逐渐逼仄的当下,后者可能比前者更讨巧。

在连续11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每股1元人民币面值后,作为东沣B(200160)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昔日南江系的二当家、资本玩家王栋提议回购股份;在危情延续的第14个交易日后,王栋又发出了一份扩大版的增持倡议,增持对象包括上市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的合计143名员工、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的股东及其直系亲属。

对于资本大佬的“呼救”,是否有员工和股东出面响应增持,暂不得而知。但在第15个交易日结束后,10月22日晚间东沣B公告公司前两大流通股股东承诺在公司股价低于1元人民币面值时不减持,两人所持股份占东沣B全部流通股的22%,占总股本的14.34%。

待到次日10月23日收盘时,也就是在经历15个危情交易日后,东沣B成功“脱险”,退市风险顷刻烟消云散。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处于三季报披露窗口期的东沣B,王栋作为大股东,不可能有增持行为。

大佬“呼救”:险中逢生

10月15日晚间,在经历10个连续交易日股票收盘价格低于每股1元人民币面值后,东沣B发布了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公告。根据深交所上市规则规定,公司出现连续10个交易日每日股票收盘价低于每股面值的,公司应发布风险提示公告;若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的,深交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在当时,中弘股份、ST锐电、*ST华信、*ST凯迪纷纷在“1元退市股”的边缘徘徊。次日,东沣B甚至“吃”了一记跌停,当晚,东沣B实控人王栋提议回购股份,第一期股份回购每股价格不高于1.2港币,回购的额度区间在3000万港元和6000万港元之间,如果第一期回购计划实施后,公司股价继续下行,公司将推出第二期回购计划。

然而,东沣B长期以来交易量低迷,上述股份回购提议发出后,股价表现仍然毫无起色。

在连续14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后,10月19日晚间,王栋发出增持股票倡议书,倡议对象不仅包括全体员工,还包括全体股东及其直系亲属。

王栋承诺,自10月22日起至10月31日止,在公司股价低于或等于1.13港元/股时,凡公司全体员工以及在股权登记日10月24日(B股最后交易日10月19日)持有公司股票的股东及其直系亲属买入公司股票的,并连续持有公司股份至2018年12月28日,以当日股票收盘价为基准计算,如果出现账面亏损,将由王栋对该投资者的亏损部分予以100%的补偿。

这份增持倡议书被深交所关注,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要求东沣B结合股东人数说明,倡议对象如此广泛,是否具有可执行性,是否存在刻意扩大增持倡议对象以影响投资者决策的情形。

实际上,在增持倡议发出的10月19日当日,以及10月22日这连续两个交易日中,东沣B交易量陡然放大,收获两个涨停,10月19日的股票振幅甚至达到19%。即便如此,东沣B的面值仍处于1元以下,此时已是东沣B经历的第15个危情交易日。

增持倡议是否已有股东响应暂不得而知,但在10月22日晚间,东沣B前两大流动股东周海虹和杨成社双双承诺,在2018年12月31日前,当东沣B股价低于1.13港元时不减持。两人合计持有东沣B 1.01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4.34%,占流通股份的22%。

除此之外,东沣B当晚还抛出了股份回购预案,拟斥资3000万港元-6000万港元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回购价格不超过1.2港币/股,该预案将在11月7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审议。

10月23日,东沣B全天大部分交易时间股价都在1.12港元和目标价1.13港元之间博弈,最终在尾盘3分钟集合竞价阶段,有资金将公司股价拉至1.14港元,刚好比1.13港元的目标价略高,退市风险随即解除。

南江往事:纵横捭阖

昔日纵横捭阖,此番振臂高呼,两相对照,曾被称为南江集团“二当家”的王栋此次的“自救”方法略显平凡。

王栋起家于2002年上市的宏智科技,时年28岁的王栋在公司任董事、总经理、技术负责人,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18.03%。2004年,身为控股股东的王栋遭遇时任董事长黄曼民的挑战,公司出现“双头董事会”,并因此被交易所实行特别处理。

2007年,在资本市场浸淫5年后,王栋从一名电信软件工程师蜕变为资本玩家。这一年,王栋控制的新智科技(由宏智科技更名而来)启动吸收合并沪上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华丽家族,并同步实施股权分置改革,交易对象为上海南江(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南江集团”)。彼时南江集团由王伟林掌舵,王伟林本人与妻子刘雅娟分别持有南江集团90%和10%的股份。次年,王伟林入主上市公司。

此前已有多家主流媒体报道称,知情人透露,王伟林与王栋实际为叔侄关系,而王伟林是上海滩有名的资本玩家。

在与华丽家族达成这笔生意后,王栋自立山头。2012年4月,王栋从另一资本运作高手中路股份实控人、时任董事长陈荣的手中以1亿元受让控股权,成为ST大路B的控股股东和实控人。

2011年7月,华丽家族借壳上市三年的解禁期到,南江集团及王伟林控制的皙哲投资(2011年12月由南江集团存续分立而来)开始了连续大手笔减持。至2013年1月21日,皙哲投资减持完毕所持华丽家族的全部19.83%股份,南江集团也在当年1月24日完成最后一笔减持,其直接持股比例仅剩6.5%。也就说,南江集团对华丽家族的控股比例从2008年的55.83%直线降至2013年1月的6.5%。

紧接着,2013年1月31日,王伟林辞去华丽家族董事长职务,但仍担任董事职务,林立新接任董事长。2013年9月,南江集团按规定购回用于融资的4000万股,南江集团的控股比例回升至10.01%。

值得注意的是,在王栋成为ST大路B实控人不久之后,2012年9月,公司更名为南江B,亦即东沣B的前身。

之后,王栋又杀回了华丽家族。2013年初南江集团开始先后增资扩股三次,王栋当时作为新股东多次认购南江集团股份,最终持有南江集团35%股权,王伟林仍为南江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持有南江集团57%的股权,其妻刘雅娟持有南江集团 8%的股权。由此,王栋成为南江集团的关联人,加上王栋当时1.53%的持股比例,南江集团实际掌握华丽家族11.54%的股份。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接任王伟林成为华丽家族董事长的林立新曾在2012年4月至当年12月担任ST大路B的董事长、南江集团副总裁。从时间线来看,各路人马的关联已经勾连。

2014年4月,王伟林又卸任董事,而在这期间,华丽家族的资本运作再次“开挂”。当年9月,华丽家族完成非公开发行股票,徐翔旗下的泽熙增煦成为认购最大户,认购上限9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62%,南江集团的直接持股比例继续稀释至7.12%。

但在2014年1月,王栋开始增持华丽家族,至2014年向泽熙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完成时,王栋持有华丽家族2.84%的股份,算上关联方王栋的持股,南江集团当时可控制的股份比例仍将近10%,与泽熙增煦的持股比例拉开了部分距离。有主流媒体报道,一位接近华丽家族的券商人士曾表示,王栋在南江集团的持股以及对华丽家族的增持可能意在助其增发。

其实,徐翔旗下的泽熙瑞金1号最早于2010年第四季度便进入华丽家族前十大流通股东,在此后几年间,徐翔旗下的私募产品多次进出华丽家族。期间,利用备受泽熙青睐的石墨烯概念,徐翔等人合谋多家上市公司进行“串联”炒作,这包括华丽家族、南江B、乐通股份、ST新梅多家上市公司。

在这些公司中,华丽家族和南江B自不用说,由王伟林、王栋主事的南江集团还曾闪进闪退ST新梅;而2013年1月25日,乐通股份与当时的ST南江B同日公告,将与宁波墨西设立合资公司,宁波墨西是南江集团旗下从事石墨烯的研发、 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的主要平台,王栋当时正好任宁波墨西董事长。

在一系列相互勾连的资本运作之后,王伟林全身而退。2015年5月,南江集团再次增资扩股,王伟林、王栋和刘雅娟的持股比重重新分配。其中,王栋的持股比例不变,仍为35%,王伟林和刘雅娟的持股比例分别变更为29%和36%,刘雅娟成为南江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华丽家族新的实际控制人。

与此同时,华丽家族再次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对象为南江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西藏南江,募集资金逾26亿元,用于收购二者拥有的墨烯控股100%股权并对其进行增资、投资智能机器人项目以及临近空间飞行器项目。墨烯控股的主要产品即主要通过宁波墨西和重庆墨希两大生产基地生产、经营。

此时的王栋已是南江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西藏南江的执行董事与总经理以及墨烯控股的董事长。

自立门户:归于沉寂

其实,在2010年至2015年期间,正是沪上最有名的私募徐翔的活跃期,在此期间,徐翔等人与13家上市公司高管合谋,由上市公司择机发布高送转方案、释放公司业绩、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消息,双方合作在二级市场拉升股价并在高位减持套现获利。

这13家涉案上市公司及高管中,就包括华丽家族原董事长王伟林、南江集团原董事长与总裁王栋。

2015年11月1日,徐翔被司法部门带走。2015年12月31日,上述华丽家族的这份定增方案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然而之后却再也没有下文。直到今年4月,华丽家族仍公告未收到证监会批文。

2017年1月,涉及400亿筹码、23个上市公司高管的徐翔案落幕,一同落幕的还有王栋在南江集团的过往。

徐翔案后,涉事的23名上市公司高管均已辞职,王栋也在此期间与南江集团和华丽家族“切割”。2016年3月,王栋将南江集团的35%股权转让给王伟林、刘雅娟夫妇之子王哲,就此,曾被视作南江集团“二当家”、王伟林继任者的王栋开始与南江集团渐行渐远。当年4月,南江B董事会启动更名,于次年5月更名为东沣B。而这一年,王栋也一一切断了在南江系公司的任职。至2016年7月,王栋在南江集团、墨烯控股、宁波墨西等公司的重要任职纷纷终结。

在此之后,东沣B成为王栋唯一的“大本营”,在经历刚入主时的突然提振后,这两年东沣B的业绩又突然颓败。

王栋2012年入主后,南江B(即现在的东沣B)经过重组进入了大宗商品分销领域,并设立投资平台南江投资,进军新能源和新材料领域,公司当年业绩突然提振,净利润从不到200万元增长到3289万元;2013年公司实现净利润9481万元,同比再次增长188%。2013年1月,在王栋的牵线搭桥下,南江投资还与宁波墨西成立合资公司承德墨西,承建年产不低于200万平米的“基于石墨烯应用的集流体功能性涂层”生产线,彼时正值石墨烯热炒期。

2014年和2015年,南江B的净利润开始同比小幅下滑,两年间,承德墨西营业收入均为0,净利润分别亏损159万元、12万元。

进入2016年,南江B的净利润直线下降94%,从2015年的5887万元下滑至376万元,重回百万级别,这一年,王栋本人也和南江系公司完全切割。2017年,更名后的东沣B净利润只有410万元。

在南江系的活跃期,2015年1月,南江B还曾停牌,启动解决B股遗留问题,但这场旷日持久的停牌一直延续到2017年8月,最后以失败告终。

最近两年,东沣B仍以房地产业务为核心,但整体业绩乏善可陈。昔日的承德墨西于2016年9月更名为承德南江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南江科技”),其经营范围逐渐由石墨烯变更为动力电池及电池材料、高性能膜材料、纳米材料的研发、生产等。这也是王栋在徐翔案后为东沣B选定的另一条新材料路线,公司逐渐搭建起集氢能源、陶瓷纤维产业及氢燃料电池为一体的产业化架构平台。截至目前,这一新的产业拓展还未体现在东沣B这两年的营收中,房地产占比仍达96%以上,商业和农业的占比不断萎缩。

不过,在增持倡议公告中,东沣B表示,公司目前生产经营稳定,房地产业务及氢能源、新材料业务正在有序推进。其中,东沣新能源装备产业化基地已开始业务产线布置,氢燃料电池业务已进入市场供货阶段,陶瓷短纤维项目首条产线已进入试生产阶段,预计在2018年四季度开始批量生产。

就在东沣B脱离退市风险后的第一个交易日(10月24日),公司股价再次重回1元人民币面值以下。截至10月25日收盘,东沣B股价继续下挫,危情时日仍在延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